多地一线抗疫医务人员工作影像实录
来源:多地一线抗疫医务人员工作影像实录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7:22:05


科莫特意指出,纽约埃尔姆赫斯特医院(Elmhurst hospital)由于病人激增,医护人员已经面临巨大压力。

“王哥,你知道吗,最开始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好,开始我们都以为你要插管呢,一名危重症患者成功出院不容易啊!”

2月26日,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,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,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,都是好兆头,当天转出监护室,改成鼻导管吸氧。

他是一个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,新冠的呼吸道及消化道症状(发热、咳嗽、气短、乏力、腹泻),病毒性肺炎特征影像表现,新冠病毒核酸阳性,指脉氧仅88%,呼吸衰竭,所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的诊断标准他都符合。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

说完,我正要挂断电话时,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抑制不住的哭声。

很多时候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,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,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。虽然血氧在变差,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,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,叮嘱他绝对卧床,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,吃饭有时候也不戴。

相识33天的“生死之交”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