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邢台5名教师疫期擅自出国 涉事学校被通报批评


他一度在左右摇摆:福奇在特别工作组中的地位始终稳固,但他在特朗普疫情相关亮相中,却引人瞩目地一再缺席。

3月30日,《纽约时报》上一篇文章呼吁特朗普总统“利用白宫的力量压制保守派对福奇的贬低,因为他和其他专业人士正努力向美国人揭示真相,而不是给真相涂抹糖衣”。

△新闻发布会现场图(图片来源:墨西哥Milenio新闻)

可一旦这枚“定海神针”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?

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,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,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,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(LCI)的临床助理。

从艾滋病、非典、猪流感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、埃博拉,直到此次新冠,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,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、可操作性的建议,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。

这源于他对防疫专业和学术的执著。他对艾滋病如何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深刻研究,为人类突破这一不治之症带来迄今最大的希望。

福奇并不只是个沉湎于书斋、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学家,更是个关注社会、积极在本专业领域影响公共政策以应对疫情冲击的人。

许多中国朋友喜欢把福奇比作“美国钟南山”。

这种露骨的、非学术性的攻讦,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。